Talk music 說音樂

Jan. 10, 2019

韓德爾的直笛奏鳴曲可以分為兩個部分,HWV 362, 360, 365, 369為op. 1,在英國劍橋的Fitzwilliam 博物館裡的手稿HWV 376a和377則為第二部分,這兩首作品在手稿上並沒有標明樂器,但是,研究者皆認為應該是給直笛的作品。

編號一的四首奏鳴曲,每一首作品都是基於韓德爾的教學目的而創作,因此,每一個樂章都有其創作的原理。例如:G小調第一樂章和A小調第三樂章的詠嘆調風格;C大調奏鳴曲第二樂章的賦格對位風格;C大調奏鳴曲的第三樂章則是在數字低音上方即興的形式;各式舞曲樂章,G小調第四樂章和C大調第四樂章是嘉禾舞曲,C大調第五樂章是小步舞曲,F大調第四樂章則是吉格舞曲;還有在和諧與不諧和和聲中相互影響交疊出現的音響效果的C大調第一樂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77Kz3Qkk40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ecorder sonata in C major op.1 HWV 365

Recorder: Frans Brüggen

Dec. 10, 2018

J. Baston (ca. 1685-ca. 1740): Recorder Concerto no. 5 in D major

以高音域的小笛子譜寫協奏曲,是在1700年左右的倫敦的風潮。在倫敦的 John Walsh 出版的這三套作品中,都可以發現為高音域直笛譜寫的協奏曲。

William Babell (ca. 1690–1723): 6 Concertos in seven parts 1726

Robert Woodcock (1690–1728): 12 Concertos in eight parts 1727

John Baston (ca. 1685-ca. 1740): Six Concertos in six parts for violins and flutes 1729

而當時的高音直笛,則是流行所謂的 "sixth flute",也就是以D音為最低音的高音直笛,比當時英國以F音為最低音稱為common flute 的直笛高六度音。

John Baston,英國作曲家,直笛和大提琴演奏家。他的作品通常複雜性不高,長度也不長,但他卻能在篇幅不大的作品中融入他充滿音樂性的樂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Q7hakh-If4&feature=push-fr&attr_tag=cvctOfBFoZR0YGOr%3A6

Nov. 15, 2018

在1954年出版的《新巴赫全集 (NBA Ⅵ/3)》中,並沒有收錄BWV 1033,主要原因就是認定此曲作曲家的爭議,除了因為手稿證據不足的原因之外,在音樂上的展現與巴哈慣用的習慣不一致也是其中之一原因,例如,在BWV 1033的最後一個樂章是小步舞曲樂章,在巴哈的其他作品中並未發現這樣的安排;而且,在快板樂章的Alberti bass伴奏形式,也是有異於巴哈常態之處。另外,有此一說,因為此曲長笛旋律部分都沒有休息,有可能是巴哈為無伴奏長笛所做,爾後,才由他的兒子譜寫數字低音曲譜。

本曲共有四個樂章,雖然也是慢-快-慢-快形式,但因為最後一個樂章的小步舞曲,而讓這個樂章頗有組曲的風格。第一樂章,Andante- Presto,曲子由行板速度的旋律開始,爾後即在一個持續低音上展開如小提琴技法般的急板炫技旋律,最後停在屬音,讓這個急板樂段似是為第二樂章鋪陳的熱身旋律。第二樂章,Allegro,流暢圓滑般的旋律貫穿全曲,和聲單純,其Alberti bass伴奏形式引人注目。第三樂章,Adagio,在關係小調上呈現,富有抒情詠嘆的風味,伴奏呈現與長笛聲部呼應更多的線條與旋律。第四樂章,Menuett Ⅰ&Ⅱ,由兩段各自反覆的小步舞曲組成,最後再反覆至第一小步舞曲後結束整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FV-zW-dn9g

Nov. 5, 2018

    本曲流傳至今最古老的兩個手抄譜中,有這樣的文字註記: 巴哈在17??年訪問波茨坦時,為菲德烈大帝的貼身侍衛所寫。因此,可假設這個作品是在巴哈到這裡的兩次旅程中之一,1741年或1747年所創作,抑或是可推論這是他到波茨坦之前就已創作的作品,但在到達波茨坦時才將此作品獻出。因為,若把巴哈在1747年呈現給菲德烈大帝的BWV 1079 《音樂的奉獻》中的三重奏鳴曲與此曲比較,可以發現其風格之迥異,故推論其可能是早之前的作品。

    本曲的結構是傳統的慢-快-慢-快四個樂章的教堂奏鳴曲形式,除了第一樂章以外,其餘三個樂章都是有反覆二段曲式。第一樂章,不太慢的慢板,樂曲中富含各式的裝飾音,從樂曲開始,這些裝飾般的旋律即自由無拘束的延伸至樂章中止。第二樂章,快板,前後二段各自反覆的二段體,樂章開頭的動機,以及第二段的中後部分再現樂曲一開頭的旋律等特徵,讓人聯想其有近似於古典樂派旋律的模樣。第三樂章,西西里舞曲風格,長笛和低音旋律以八度卡農形式開始,隨後兩聲部間以優雅迷人的旋律相互應答著。第四樂章,很快的快板,開頭充滿律動感的旋律,即是貫穿全曲的動機素材,此曲即是愉快又生氣勃勃的終曲樂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3KP4me2RDs

Recorder: Erik Bosgraaf

Harpsichord: Francesco Corti

Oct. 27, 2018

任何一位18世紀的英國紳士想要展現他在音樂上完美的品味,一定需要參考Corelli的作品,因為他的作品不論在音樂上或結構上都是超越他同時期的創作。在1700年左右,當Corelli的作品編號五開始出版,由小提琴演奏家John Banister(1630-1679)帶到英國,Corelli的風潮在英格蘭和蘇格蘭就已經開始蓬勃發展,很快的,Corelli的作品就在英國各地演奏。Roger North(1651-1734, 英國傳記作家和業餘音樂家)在1710年這樣描寫: 「除了Corelli,沒有甚麼會讓人們如此津津樂道的」。他的作品成為演奏和教學的基礎,作曲和大鍵琴的教學手冊上都以Corelli的作品當成對位練習和模仿的範本。他的作品是崇高的、超然的、純粹的、更是嚴肅的,並且,是簡潔的和莊嚴的。Roger North更這樣說:「如果音樂可以不朽,就非柯賴里的作品莫屬了」。

在當時,許多大城市的音樂協會都具有相當好的水準,如同倫敦的Academy of Ancient Music和Apollo Soceity Concerts等等。例如Academy of Ancient Music中的一員Henry Needler(1685–1760)就是Corelli音樂的愛好者以及優秀的演奏者。Corelli作品的改編版、加上裝飾音版本、或是變奏形式版本到處皆是。Francesco Geminiani (1687-1762) 改編Corelli作品編號五的前六首作品正是為了他所屬的音樂協會;不明人士將原來給小提琴和數字低音的作品編號五的後五首作品和La Follia變奏曲改編給木笛和數字低音,在1702年由Wash & Hare發行。除了Geminiani,還有在維爾茲堡的Giovanni Platti和在倫敦的Obadiah Shuttleworth也將Corelli的op.5改編成為協奏曲版本。因為這樣的形式廣泛的流行,因此,也有很多當時專業級的演奏家將Corelli的op.5重新編寫演奏成自己的版本。

對專業級的演奏家而言,Corelli簡潔的音樂正好給予他們有機會展示自己的裝飾功力,而對業餘的演奏者來說,演奏Corelli簡單素淨的旋律線條,如同享受古典香氛般的優雅品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Ds9I3bOrk&index=2&list=PLrxQ6hL9J5ZtrPQV7Abysw52utYe4C0sm&t=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