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 2017

Something about Telemann's fantasia for flute

Telemann給長笛的幻想曲,在1732/33年出版,雖然,在手稿的封面寫上給Violin,但是,從曲子裡的調性線索,顯示出是給長笛的作品;它裡面把單按鍵的巴洛克長笛困難吹的調性都避掉了,例如B大調、C小調、F小調、升F大調。另外,還有一套給小提琴的無伴奏幻想曲,以及一套給Viola da gamba的幻想曲(Aldo老師說這套遺失已久曲子最近找到了,而且,已經進行錄音,近期會出版)。
Telemann出版這套作品時,是他在漢堡的時期,在這個時期(1728-1740),他把他的音樂作品當成細緻的藝術品一般,每個視角都很美,如Musique de Table,XII Solos a Violon ou Traversiere。在這個時期他的音樂作品有幾個特性:每一套的音樂作品變長了,一套作品的曲子從6首變成12首;樂章的形式變得多樣化,樂章的標題也變得很不同,不僅僅是速度的記號,更多情緒和表情的記號,例如soave;樂章間的調性關係變化更大,在慢板樂章會使用一些少用的調性;音樂表情的對比大,充滿了戲劇性的張力;法國和義大利的風格在同一個樂章中混合使用;節奏的變化變得更不可預期的,尤其是在慢板樂章;波蘭民謠舞曲的風格在快板樂章以更有精神的能量呈現。
而這套給長笛的十二首幻想曲,我會以三個方向來討論。
Music as Encyclopedia。這一套作品可以說是Telemann當時期的風格的反射,這一套作品的曲子如同百科全書一般,把他當時慣用的樂曲形式都呈現在這一套作品裡。例如,前奏曲-賦格形式,第一首,第十一首第二樂章;巴洛克早期的教堂奏鳴曲式,第二首、第九首;組曲形式suite form,第八首、第十首;法國序曲風格,第七首;巴洛克晚期奏鳴曲風格,第四首;協奏曲形式,第十一首。各式舞曲形式,如第一首的巴瑟比埃舞曲,第二首、第七首、第九首的布雷舞曲,第三首、第五首、第八首的吉格舞曲,第八首最後樂章的波蘿奈斯舞曲,第十首的庫朗舞曲,第十首最後樂章的小步舞曲,第五首夏康舞曲等等。
Goûts Réunis
混合的風格在早期作品就開始,但是在這個時期更是活用。在義大利的樂章中可以看到法國的舞曲風格,尤其在慢板樂章可以看到豐富的法國的裝飾音agreement,即使不是以符號表示,仍可看到其風格。如第二首的第三樂章,第五首的第一樂章,第六首的第一樂章,第九首的第一樂章等等。
Rhythm as an Expressive Device
節奏的變化成為音樂情緒表達的動力,例如,第四首第二樂章一開始的切分音型,讓整個樂章充滿跳躍前進的動力,第四首第三樂章為兩拍子的波蘭舞曲節奏,第八首第三樂章為三拍子波蘭民謠節奏,第五首第三樂章的Giga Canarie dance。(文:陳孟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