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6, 2018

Jacob van Eyck (1590-1657)

再談凡艾克~

在十六世紀大部分的義大利減值變奏的產出是為聲樂作品所設計,並且模仿聲樂的風格。當時不論是給聲樂或是樂器的指導手冊都是希望能演奏出流暢的線條。在手冊的演奏範例上雖然看起來很一致性,但是,實際在演奏上的應用卻是多樣的。尤其到了接近十七世紀末的時候,在音符間和小節間的節奏變得更多樣化了,而這也逐漸成為風潮。雖然Van Eyck的減值變奏是以義大利風格為基礎,但是,很多Van Eyck的音型和節奏是接近在英國發展的器樂變奏形式。
Alan Curtis (1934-2015,美國大鍵琴演奏家)在他的著作(Sweelinck’s keyboard music: a study of English elements in seventeenth- century Dutch composition)中提到Sweelink的鍵盤作品有很多源於英國的慣用手法,這些音型有跳進音和鄰音混合的音型,以及類似於顫音的三度、六度和八度的分解和弦,這與當時義大利在聲樂上使用的裝飾風格已經非常的不同,Alan Curtis把他們稱之為十七世紀的阿爾貝提低音(Alberti bass)。
凡艾克除了演奏鐘琴之外,可能還演奏管風琴,就算他不會,他也應該非常熟悉鍵盤樂器的慣用手法。因為這些鍵盤的語法也適合直笛來吹奏,因此,我們不意外,可以在凡艾克的這一套作品中出現這些音型。當然,這些音型在鍵盤上演奏會比在直笛上容易許多,更顯示出凡艾克作品的高技巧以及與同時期17世紀的直笛作品之不同。

Jacob van Eyck: En fin l’Amour

https://youtu.be/K-VG9nD5V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