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 2019

The Baroque Gypsies

泰勒曼在聽了吉普賽的音樂後寫下了這樣的文字:人們很難相信這些(吉普賽音樂家)吹笛手和提琴手在即興時是多麼的富有想像力。只需要一個星期,作曲家便可在一生中受到啟發。我已經使用這種風格寫了幾首協奏曲。

泰勒曼的樂器學習幾乎都是自學的,他幾乎對所有的管弦樂器都能演奏,如大鍵琴、木笛、巴洛克長笛、chalumeau(單簧管的前身)、長號、calcedon(五弦魯特琴)等等,他的多才多藝顯然是超越了許多當時訓練有素的巴洛克演奏家。到了1705年,年輕的泰勒曼因為他在作曲和演奏樂器能力的聲譽使他的職業生涯發展迅速,並被任命為Sorau(在現今的波蘭境內)的宮廷樂長。1706年二月,大北方戰爭的爆發使得泰勒曼無法回到宮廷四個月。這段時間,泰勒曼到了Kracow和Pless因而熟悉了波蘭和摩拉維亞的音樂,他稱這樣的音樂為“野蠻美”( barbaric beauty)。

正如他在自傳中提到,他與東歐吉普賽音樂的相遇影響了他的創作作品。這位年輕的作曲家一定對這種有創意的音樂相當著迷,這樣的風格可以在他的Caprice Symphony的最後一個樂章和E小調給木笛和長笛的協奏曲中看到。在當時流行的旋律除了有令人愉悅的田園風格之外,還有波蘭舞曲也受到人們的喜愛,而這時尚的波蘭舞曲也對東歐民間音樂和吉普賽音樂的價值有推波助瀾之效益。

泰勒曼在音色上的編配是非常珍貴與特別的。例如在Caprice Symphony中,由短笛、雙簧管、chalumeau和兩把低音提琴擔任獨奏群,弦樂團合奏,這樣的獨奏樂器組配置在西方音樂史上可說是獨一無二的。

這張專輯中的吉普賽的旋律和舞曲是來自於1730年出版的Uhrovska Collection,這本曲集集結了350首吉普賽的民間音樂。這種東歐音樂的泛文化寶藏展現了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以及其他地方對歐洲音樂的影響。根據吉普賽音樂的傳統,只有旋律是被記載的,伴奏樂器的組合和形式是可即興的。因此,本專輯中的作品是Ensemble Caprice利用吉普賽音樂豐富的和聲和節奏做出屬於他們自己獨特的編制和即興。並且,重新演繹泰勒曼和東歐吉普賽音樂的關聯性。專輯中除了有樂團即興與創作的吉普賽音樂,還有泰勒曼富有東歐音樂風格的作品或單樂章曲子。泰勒曼在他的具有波蘭風的作品中有屬於他自己的創作方法,以他的E小調木笛和長笛協奏曲的第四樂章為例,在他的波蘭風格的合奏樂段中會打斷加入經典的巴洛克風格樂段。他這樣從一種文化快速轉換到另一種的對比方式,讓音樂變得更豐富多彩,吸引著當時十八世紀的聽眾;而在這張專輯裡,也使用了同樣的編配手法,在吉普賽旋律的即興作品與泰勒曼的音樂中交替呈現,展現出繽紛多樣的音樂特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__9jeXPhHA